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視點
【中國黨政干部論壇】趙世明:加強基層干部心理健康問題的綜合干預

發布日期:2019-06-17 字體:[ ]

趙世明

隨著全面深化改革與三大攻堅戰進入關鍵期,廣大基層干部承擔的工作責任和任務負載日益加重,這些客觀壓力轉化為主觀感知,長期存在且不得緩解,必然會對基層干部的心理健康帶來一定程度的負面影響。黨中央和地方黨委政府都高度關注基層干部的心理健康問題,出臺了一系列相關政策文件,要求關注和重視黨員干部的心理健康。一些地方組織人事部門和專業機構也開始探索應對和解決基層干部心理健康問題的有效途徑,但是目前還沒有形成行之有效的對策與機制。只有將提高基層干部心理健康素養、建立心理健康問題干預的制度性安排、探索改革干部管理體制機制相結合,采取系統干預、綜合施治的辦法,才能有效緩解和破解這一實際問題。

?

一、正確認識和看待基層干部的心理健康問題

?

首先要厘清當前基層干部面對的心理健康問題,嚴格區分多數干部與工作責任和客觀任務相伴隨的心理壓力和極少數干部由于自身人格基礎導致的心理疾病,心理障礙與疾病不是基層干部心理健康問題的主體,要重點面對客觀壓力導致的心理壓力及其相伴隨的心身反應,如焦慮、抑郁、敏感、退縮等負面情緒與軀體化特征。其次,社會和干部自身對心理健康問題的過度敏感、恐懼以及由此產生的病恥感,需要社會、組織和干部個體正確認識和看待基層干部的心理健康問題,切實提高基層干部心理健康素養,以更加科學合理的方式應對和緩解基層干部的心理壓力,及時對基層干部的心理疾病進行有效干預。

基層干部承擔的工作責任和負荷比較重,心理壓力相對其他人群更為嚴重,更容易產生心理健康問題,但是心理壓力并不必然導致心理疾病。盡管干部人群面臨著繁重的工作壓力,但與其他社會人群相比,廣大基層干部也具有良好的人格基礎,這是干部選拔任用機制所決定的。以往的研究也表明,從與心理健康相關的人格特質來看,絕大多數領導干部具備沉穩平和、奮發有為、積極進取、樂觀自信、果敢堅定等積極的人格特征,具有消極人格特征的人只在少數。再有,全國精神障礙流行病學的最新調查結果顯示,成人焦慮障礙終生患病率為7.57%,12月患病率為4.98%;包含抑郁癥在內的成人心境障礙的終生患病率為7.37%,12月患病率為4.06%。目前沒有任何實證研究的結果證明基層干部心理疾病的發生率會高于普通人群。

長期以來,社會上人們普遍對心理疾病抱有偏見和恐懼。實際上,心理疾病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對心理疾病的未知、偏見和病恥感。一些基層干部出現了負性情緒、軀體反應或者患上了心理疾病,往往采用被動和回避的應對方式,不但影響心理健康問題的及時解決,也大大降低了基層干部的工作效率和生活質量。從以往開展的基層干部心理健康素養調查研究結果來看,曾經接受過或打算主動接受心理咨詢服務的領導干部在干部人群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多數人傾向自我承受和壓抑自己的焦慮情緒。這種現狀對于及時緩解和解決基層干部的心理健康問題非常不利,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領導干部心理健康水平的進一步提高。臨床研究與實踐表明,在科學有效的專業干預下,大部分心理障礙和疾病是可以治愈的,而且預后是良好的。各級組織人事部門都要切實提高基層干部心理健康素養,使基層干部形成對心理健康問題的良性認知,放下包袱,輕裝前行,直面問題,科學應對。

?

二、切實提高基層干部的心理健康素養

?

提高基層領導干部心理健康水平的首要環節是增強廣大基層干部的心理健康素養,降低基層干部接受心理健康干預的敏感性。所謂心理健康素養,是指保持心理健康和應對心理疾病的基本意識、態度、觀念、知識和技能,是基層干部心理素質的重要內容。具有良好的心理健康素養,是基層干部維持心理彈性、抗衡心理困擾的重要支撐,也是預防和應對心理疾病的重要基礎,更是正確對待和解決基層干部心理健康問題的必要前提。

大力開展心理健康教育培訓。心理健康素養的養成,既要靠基層干部自身的重視和努力,也要靠組織上的引導和支持。因此,以提高基層干部心理健康基本素養為目標,開展心理健康教育培訓應成為破解基層干部心理健康問題的重要基礎和前提。干部教育培訓是快速提高心理健康素養的有效途徑。在這方面,各級黨校、干部學院和培訓機構為在基層干部人群中開展心理健康教育提供了最佳平臺。《2018—2022年全國干部教育培訓規劃》明確將心理健康納入干部培訓的內容體系。在培訓時間相對較長的任職培訓和中青班中,應將心理健康教育作為教育培訓的必修內容,向干部系統講授心理健康知識與應對策略。在培訓時間較短的專題研討班中,也應該開設心理健康教育的選修課,針對基層干部存在的心理健康突出問題作出有針對性的專業輔導和心理支持。此外,還可以通過干部網絡學院開展心理健康教育的專題培訓。總之,要采用多種形式和渠道,引導教育干部學習掌握壓力管理的有效方法與途徑,同時正確看待并合理應對可能出現的心理障礙與疾病。

盡快形成心理健康教育的有效供給。在各級黨校、干部學院和培訓機構開展心理健康教育培訓,當前最為迫切的是規范培訓內容和培養專業師資。心理健康教育具有很強的專業性,基層干部的工作性質與特點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其心理健康問題的特殊性和規律性。國家級干部教育培訓機構應聯合衛生健康管理部門和專業機構,針對基層干部心理健康面臨的突出問題,制訂心理健康教育培訓大綱,編制統一的培訓教材和課程標準,集中開展師資培訓,定期組織專題研討,不斷深化對基層干部心理規律的把握和對心理健康問題的認識,形成為基層干部提供健康教育與心理支持的專業力量。

特別重視提高組織人事干部的心理健康素養。組織人事干部是基層干部選拔任用、教育培訓、監督管理、考核激勵的責任主體,應該充分了解和掌握基層干部的心理特征與成長規律,同時既要高度重視并采取具體措施緩解基層干部的心理壓力,又要正確認識和科學看待少數干部的心理疾病,去除對心理疾病的過度敏感與忌諱。尤其是不能簡單籠統地將心理健康問題作為選任領導干部的所謂硬性標準,加重基層干部對心理疾病的恐懼感和病恥感。實際上,大多數存在心理健康問題的基層干部經過必要的專業治療或病休調養,康復后完全可以回到工作崗位繼續承擔職責。

?

三、建立心理健康問題干預的制度性安排

?

近年來,一些地方積極探索建立基層干部心理健康服務體系,主要是通過設置體外循環的EAP(員工援助計劃)模式,利用社會資源開展針對基層干部的心理咨詢與治療。在基層干部心理健康素養尚未普遍增強的情況下,許多干部對于將自身心理問題暴露于社會服務機構是心存顧忌和憂慮的,因此現階段基于EAP模式的心理健康服務體系作用還十分有限,實際效果還有待觀察。當前應對干部心理健康專業干預作出制度性安排。

探索實施心理健康常規評估。一段時間以來,是否將心理健康評估納入干部常規體檢是存在一定爭議的。干部對自身身體健康的了解既包括生理健康問題,也應包括心理健康問題。鑒于干部常規體檢具有較強的專業性和私密性,將心理健康常規評估納入干部常規體檢,有利于基層干部及時發現和掌握自身心理健康的基本狀況和特定問題,有利于更好地發揮心理健康服務體系的支持作用。對于廣大基層干部來說,自身心理健康評估結果應該是私密的,就像其生理健康狀況只由自我掌握一樣。此外,由醫療衛生機構開展心理健康常規評估的覆蓋面廣,專業性強,既可以掌握基層干部心理健康的總體狀況,也有助于對存在心理健康問題的基層干部及時提供專業指導與醫療干預。

真正落實干部休假制度。適度的休息調養是緩解基層干部心理壓力的有效途徑,更是應對心理障礙與疾病的必要條件。在中央和地方組織人事部門出臺的一系列制度文件中,都明確將落實休假制度作為關心關愛干部心理健康的重要舉措。但到目前為止,干部休假制度還只是停留在紙面上。各級領導干部首先要帶頭落實休假制度。各級黨政領導班子應該積極探索實施輪流休假的制度性安排。對于患有重癥抑郁或嚴重精神障礙的基層干部,一定要確保服藥治療和一定時間的病休。

推動心理危機干預制度化。心理危機是指在重大或持久的精神壓力下,出現的突發性精神崩潰或心理疾病。基層干部的心理危機事件多發生于以下幾種情況。一是重大責任事故之后,相關責任人員突然背負了極大的精神壓力,無法承受時導致精神崩潰;二是急難險重或應急救災之后,基層干部過度勞累和身心俱疲情況下,容易產生抑郁情緒或心理危機;三是重大社會生活事件,如家庭婚姻危機、親人突然病故等情況,對當事人的心理和精神狀態造成很大損害;四是長期患心理疾病,尤其是抑郁癥,具有比較高的自殺死亡率。對處于心理危機易發高發關鍵期的基層干部,組織上應作出制度性安排,給予必要的特殊關懷,協調專業力量開展心理干預,適當安排休假調養或交流輪崗。在汶川地震一周年時,中組部在中國浦東干部學院舉辦了首期災區干部心理健康教育專題培訓班,采用培訓加休養的方式,幫助干部平穩度過應激障礙期,取得了良好效果。

?

四、探索改革干部管理的相關機制

?

心理健康既是干部個體問題,也是干部管理問題。完善和落實談心談話制度,推行公務員職務與職級并行制度,健全黨和國家功勛榮譽表彰制度,健全干部待遇激勵保障制度,堅持嚴格管理和關心信任相統一等,都是激勵基層干部奮發向上、促進基層干部心理健康的重要舉措。除此之外,緩解基層干部心理壓力更要精準發力,應探索改革與干部心理健康問題直接相關聯的干部管理體制機制。

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基層干部的心理壓力往往直接來源于日益繁重的工作負擔。習近平總書記對于解決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問題、切實為基層干部減負作出了重要批示。黨中央決定2019年為“基層減負年”,著力解決文山會海反彈回潮、監督檢查考核過多過頻、工作過程過度留痕等問題。近期江蘇等地下發了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落實“基層減負年”工作措施的通知,對于精簡文件、改進會風、規范監督檢查考核、完善問責制度等作出了明確安排,制定了量化指標。相信這些舉措對于切實減輕基層干部工作負荷和心理壓力、促進基層干部心理健康會起到很好的保障作用。

重視完善干部異地任職問題。心理學研究表明,來自家庭的安全感和支持感是個體維持情緒穩定性的重要保證,家庭與家人同樣是基層干部心理支持系統的重要支撐。異地任職的大多數基層干部長期遠離家庭和家人,內心焦慮和壓力無法得到及時平復釋放,心理健康問題不能得到有效緩解。在堅持既有制度的同時,可探索適當縮小異地任職的干部范圍,盡量就近安排異地任職,同時繼續探索試驗和完善官邸制,嘗試異地任職家屬隨遷,組織上統一安排家屬就業和子女入學,統籌解決就醫、社保等問題。

落實容錯機制和規范監督執紀。要全面貫徹“三個區分開來”的要求,加強對工作中出現錯誤的審慎認定,明確容錯糾錯的制度規定,規范監督執紀的流程與標準。應建立必要的聽證和申訴制度,允許干部為自身可能存在的問題作出解釋和辯護。應加強對監督執紀的審核復議,增強監督執紀的公正性與公信力。要堅決杜絕錯誤認定和監督執紀簡單化與指標化。同時各級領導干部要勇于為基層干部擔當作為中的失誤擔當負責,堅決摒棄責任層層轉包、壓力逐級下放的官僚主義作風,讓基層干部放下不必要的心理負擔和壓力,心無旁騖地投入到實際工作中,在攻堅克難中錘煉黨性、增長才干、保持和增強心理健康。

(作者系中國浦東干部學院教學研究部主任、領導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体育彩票浙江6十1玩法